Jac-Frost

高三毕业狗

一个新文偷跑,一段骚话。
准备写“两个人在星空下露营看流星”这种恶俗剧情。
下下个星期高考,希望能在这星期内赶紧填完。

记梗

看完碳变之后好想写个Newtmas的碳变AU。

Good Time 好时光

一个半夜鸡血产物,小甜饼,强行HE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私设Newt和Thomas已经确定关系,基本为Newt中心,Newt/ Thomas无差

Brenda在飙车。
准确来说,是和Minho一起飙摩托车。
“左拐!下三个路口继续左转!”“绕开!前面正在交火!从人行道过去!”Minho坐在她身后大吼大叫,“我听得见!不用在我耳边吼!”Brenda自己也大吼着说话,风抽得她的皮肤生疼。
直到远远看见那两个缠斗在一起的身影,Brenda才敢刹车减速好让Minho下车,车还没停稳,Minho就已经向Newt冲过去,此时Thomas被死死地压在地上,他能看见的只有发狂的Newt,他拼命用手抵住Newt的胸口避免自己的脸被撕碎,

“Newt!Calm down!”Newt还没来得及反应,颈后传来一阵锐痛,他愤怒地转过头嘶吼,却突然浑身抽搐起来,仿佛岩浆灌入了他的血管,烈火在皮肤下燃烧,他感觉痛,痛,痛,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了他的全身。在剧痛之下Newt松开了掐着Thomas的手。
他被一片黑暗吞没。

还在林地的时候,Newt发现自己很爱吃糖,但糖在这里非常稀有,更别提每个月还会送新手上来消耗粮食。逃出迷宫后他才真正享受了一段时间糖果——归功于Thomas常常跑到厨房给他们偷来零食当夜宵。夜宵。糖果。他记下这两个词,那时候他的记忆渐渐开始模糊了,青黑色的血管从手腕蔓延至上臂。他有预感这样的好日子不会太长,因为他隐约记得有人曾对他说过,也许是进入迷宫前他原本的家人,每个人一生中的好时光是有限的,太早用完就没有啦。可是那天Thomas听完了他的担忧,只是笑着跟他说他想太多了,“听着,Newt,如果你的好时光用完了,我就把我的分给你,这样我们都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Thomas揉了揉Newt的金毛,“现在,来看看我刚给你偷了什么好东西!”他松开拳头,掌心里躺着几颗糖果。

“两天了,他怎么还没醒”
“他才退了烧,还没意识呢”
“他总会醒过来的吧,难道他不会饿吗?”
“再等等吧。他会没事的。”

Newt感觉身边有风吹过,有淡淡的咸腥味,还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

我死了吗?他想。
他尝试移动手指,接着睁开了眼睛。
Minho率先发现了Newt的苏醒,然后所有人都挤进来看他,
“Thomas在哪?”Newt艰难地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他的喉咙发干,肚里空空,心里开始发慌,
“我杀了他吗?”
“不不不,”Frypan赶紧解释说,“他现在在岛东边干活呢,他立刻就会来的,别担心——或许你该继续躺着,伙计。”

Newt被扶着坐起来,慢慢地从七嘴八舌里了解到了事情的本末。Minho取了解药返回途中,Brenda在路边捡了辆摩托,让他们及时到达给自己打上血清,然后Thomas去找Teresa质问她关于解药的事,最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Thomas肚子上多了个血洞,Teresa死前用尽全力把Thomas扔上来救他们的飞机,然后就随着WCKD被埋在瓦砾之下六十英尺。
Minho的血清其实只能延缓病毒的发作,Teresa没有说谎。来到避风港之后他又一次近乎发狂,多亏了Brenda随手抓起从Thomas身上取出来的随身物品里的血清给他扎了一针,血管里的黑色很快消失不见了,但之后他便开始发烧,昏睡,直到今天才醒过来。他茫然地回忆,尝试捕捉其中的零星碎片。

在被隔离观察了大半个月后,Newt恢复了自由。

今天晚上会有烟花活动,纪念那些为营救出力的人们,然而活动开始前Thomas不见了。Newt在纪念碑前找到了他。
“我很抱歉,关于Teresa的事。”Newt在Thomas身边坐下,他手里还拿着未点燃的烟花,他们并肩靠在一块岩石上,好像回到了林地的时光
“她选择了自己的路,”Thomas看着循环往复的潮汐,海鸟在夕阳中盘旋鸣叫,
“我对此无能为力。”他们陷入了沉默。
“我看了你给我的信了,很感人”Thomas突然说,“那…..那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快死了,你知道的,我当时脑子不太清晰….”Newt结结巴巴地说,“既然我没死,你还是还给我吧…”
“不,我要留着,”
“好吧,伙计,随便你”Newt叹了口气,
“不,我说真的,”Thomas看着Newt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会永远跟随你,无论到哪。”
“你知道吗,Tommy,我…”Newt正打算回应点什么,这时候海湾上空爆开一朵金色的烟花,接着是红色的,绿色的,将暗蓝的天空映得发亮,烟火活动开始了,他发现一切事情都不能也不必被说出来,言语在此时此刻只会让感情变得苍白。
于是他转过去,在烟火下和Thomas分享了一个黏糊糊的亲吻。
他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他的快乐结局了。尽管糖果会吃完,太阳有一天会熄灭,他们都会老去死去,但他从此不必再为失去的好时光而害怕。
他和Tommy还有余生的好时光用以肆意挥霍。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

一口甜汤啊(˶‾᷄ ⁻̫ ‾᷅˵)一本满足

【wondersteve】肋骨(极短一发完)

一川含黛:

就是一个关于亚当肋骨的讨论(๑• . •๑)
真的超级短
——————————
“耶和华神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就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可以称之为女人……”
女人丰满的唇清晰地吐出书上的字句,一词一顿的,认真极了。史蒂夫撑着脸看着这个不谙世事的女神捧着一本圣经,像是孩子捧着故事书一样的欢喜,忍不住低低地笑了出声。
“史蒂夫。”
黛安娜听见笑,抬头看着史蒂夫,满脸赞叹地将书向他那儿推过去一些。
“这可真是神奇。”她将头发撩到耳后,圆睁的眼里满是好奇,“我是说,它同我所知的故事并不一样。”
“我的母亲告诉我,是普罗米修斯创造了人类。以诸神为原型,用圣水和泥塑出的。”
“但这本书里写着,男人是由你们的神用泥做出来的;但女人,却是男人的一根肋骨。”
“这很奇怪。”
史蒂夫看着黛安娜不自觉鼓起来的脸颊,失笑,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我们所信仰的神明有所不同,所以起源难免有所差距……”
“我说的不是这个。”黛安娜摇摇头,当她再一次看向史蒂夫时,蓝眼睛里像是盛满了整片爱琴海的波光,“女人,一根肋骨,她属于她的男人,可那个男人不属于她。我是说,这太不公平了不是么?”
“黛安娜,你说得对。”
史蒂夫喃喃道,他对着那双眼,简直要溺死在那片海洋。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她爱我……”
“怎样?”
黛安娜追问着凑上来,她的眼睛,史蒂夫爱死了这双清澈而不掩饰爱意的眼睛。男人低下头,亲吻这深爱着他的女人的脸颊。
“……而我又这么爱她,我想我们一定互为肋骨。”


来自天堂岛的黛安娜,亚马逊的女战士,神奇女侠。
为了正义,为了人类,她一生都在战斗。
她受过伤,这是肯定的,战斗永远伴随着伤痛甚至是死亡的阴影。她受过的伤,有大有小,但从来没有哪一次会痛苦得超过那一天。
那一天,她失去了自己的肋骨。
她有一个人偶,不足寸,小小的一个,她随身带着,里面是她某一次重伤后从腹腔里取出的一截断骨。
一块肋骨。
她用泥将这块断骨包起来,塑成人偶,起名“史蒂夫”。
她终其一生带着这个人偶。
因为她不是耶和华。
她造不出属于自己的亚当。

<无踪无迹>Jonathan/Clary

刚刚看完17集突然觉得骨科好萌。。。。。
即兴写的小短文,文笔渣。骨科向,Jonathan单箭头Clary,不喜勿喷,注意避雷

o

你的妹妹站在那里,笑容被笼罩在一片阳光里。
噢,那是Clary在和Lightwood家的女孩在说话,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有趣的故事,Clary咯咯地笑起来,她柔软的卷发随之抖动,让你想起从前在森林里见过的活泼温顺的小鹿。
这时她忽然转头看了你一眼,对你露出一个快活的笑容。你一下子愣住了,直到Clary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嘿!Sebastian!站在这儿干嘛呢!早饭快结束了!再不去就没有吃的了!”你别无他法,只能跟着她一起去往餐厅。一路上她叨叨絮絮着各种好玩或者不好玩的事情,你看着她翕动的红润嘴唇,突然很想尝尝那是什么味道的。
然而下一秒你就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Clary是你的妹妹,你那卑微而丑陋的生命中第一件可能也是唯一一件美好的事情,她如此温暖,善良,纯洁,明亮,你怎么敢,对你唯一的妹妹有这种龌龊的邪念呢?她从你到学院开始一直照顾你,引导你,帮你抵挡别人的怀疑,在她身边让你第一次感觉像是回到了家,尽管你并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家的感觉。
那天晚上你做了个梦,梦见Clary和你都变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普通人,你有帅气的外表,你保证会永远保护她,她许下诺言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可是醒来之后你发现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你仍旧是个披着别人外表的丑陋恶魔。不过没关系,你在心里暗暗许愿,无论是以韦尔拉克家的男孩的身份,还是被诅咒的恶魔之子,你会不惜一切保护Clary,没有人能碰她,没有人能让她伤心落泪。
可你分明感觉到一滴水珠从你的眼睛里流了出来,然后又落入深色的被单中,寂静孤独,无迹可寻。

观后碎碎念

可能和电影内容有点出入。
语言比较混乱,请见谅
看完银护2之后,大家都在刷勇度爸爸刷姐妹cp,但我突然想起了Peter的妈妈。Meredith Quill这一辈子本来可以过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像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组建一个普通的家庭,当贤妻良母,或者追求自己的梦想,干什么都可以。
可是她没有,她遇见了一个外星人,把心给了他。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外星人,甚至和他有了孩子。这个女人毫无怨言地独自抚养儿子,当她因化疗掉光了头发,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直到死都相信她爱的那个男人会像天使一样,散发着漫天光芒回到她的身边。
这个男人杀了她,可她大约还不知道。
Meredith应该是个多么单纯善良的人啊,一直相信世界是美好的,让家里人别担心自己,最后叮嘱Peter要当个好孩子。
记得电影开始的时候,那是Meredith Quill年轻的时候,当她还青春无敌光彩照人的时候,对那个穿红色夹克的男人一往情深,她以为这一切都将永恒。可三十四年之后,这个男人在宇宙的另一端要毁灭整个世界,还要杀了他们的儿子。
Peter拒绝帮Ego毁灭宇宙的时候,Ego说那是他人类的一面在作祟,大约在他看来,像家庭,爱,责任这种东西什么都不是。他说他爱Peter的妈妈时,我就怀疑过,他真的懂什么是爱吗?Peter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宝贵的能量来源罢了。
Meredith Quill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女人,她不懂什么凛然大义,但她用尽毕生全力,去爱她爱的人。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