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Frost

高三毕业狗

【Dylmas】余生

我磕爆这篇!!!!

小查理:

*双视角,含番外


*rps党难免私心想写的现实向,慎入


√正文一定一定要看清 时间线,谢谢




【38岁】


(I loved you first,but afterwards your love putsoaring mine.)




Dylan看着正埋头专注给自己打领带的人还是觉得有点恍惚,他们很少这样,更何况昨天晚上他们还吵了一架,关于Thomas的喝酒问题。


那个人喝酒的历史堆起来大概有二十年,没有通告的日子几乎足不出户,Dylan尝试过约他去赛车场,结果那人竟然兴致怏怏地往沙发里一躺,说太危险,不去。真是奇迹,Thomas竟然会说出危险两个字。Dylan不喜欢他这个样子,无论做点什么都比他每天喝酒度日要好过许多,难道喝酒就不危险了?争执由此开始,他们已经过了会失去理智激烈争吵的年纪,不知道何时大家都学会了冷暴力,即使争吵结束后Dylan从背后抱住对方亲吻也没能成功,显然,他们也同样已经过了一个亲吻就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年纪。




“Sweetie,你不生气了?”Dylan歪着头看他。


他们的身高相似,不需要任何一人仰视或俯视,只要正在打领带的人能把注意力稍微分开一点就能和他平视。


Thomas抬眼看他,表情寡淡地“嗯”了一声,Dylan笑起来,吻了吻他的额头,对方没有躲开,Dylan知道这算是他们和好了。




他们两个其实都不是爱穿正装的人,只是今天他们要去参加一个共同好友的婚礼,Dylan看着面前的人难得穿了规规矩矩的衬衫和修身的西装,他突然握住对方还停留在自己领带上的手坏心眼地打趣:“要不是等会还要见人我真想现在就把你扒开。”


Thomas挑了挑眉头,系完领带后亲了亲男人的嘴唇,无所谓冲他撇了撇嘴:“悉听尊便。”


今天的阳光盛开的很好,Dylan甚至觉得唇上的余温还是暖洋洋的。




他们已经不再那么年轻了,Thomas的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他也是。但每当靠近Thomas的时候,他仍然有年轻时那股想拥抱和亲吻对方的渴望和冲动。




婚礼的过程中偶尔会有人把好奇的视线投过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圈里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是谁也没有说过,Thomas参加婚礼的过程有些心不在焉的,事实上每天喝酒加上睡眠不好的他精神已经很差,Dylan悄悄握住了那个人的手。Thomas回过神,略微严肃的表情舒展开来朝他微微笑了一下,却没回握住。




“喂——”婚礼参加到一半的时候Thomas被人拉着手从现场偷偷溜了出去,Dylan转头用食指在嘴唇上比了个噤声的动作,Thomas皱着眉头似乎不赞同这种半路不告而别的行为但还是跟了上去。




Dylan最近时常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他很担心现在的Thomas,他开始很少见到对方的笑容,那让他害怕。事实上他最近一直害怕,会不会熬过了七年之痒后又来一个十七年之痒之类的考验他。


他们坐在电影院的最后一排,荧幕的光影让身边人的侧脸变得很朦胧,Thomas的精神不在状态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Dylan的心沉了下去,他真的害怕看到这样的Thomas,他想,或许这个人已经厌倦了和自己过这样平静的生活。




Thomas。他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直到对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一不小心就念出了口,Thomas的眼睛无论什么时候总是那么亮,Dylan笑了笑,扶着对方的头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累了就睡会。对方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没一会就枕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和我结婚吧,Thomas。


他亲吻爱人的头发,虔诚的祷告。




那天晚上他们都有些失控,一路从门口吻到客厅,Dylan说到做到,把Thomas的衣服扒得干干净净,自己却只是解开了扣子。他逼迫对方在高潮的时候叫他的名字,心满意足后抱着怀里的人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Dylan觉得哪里似乎有一些不一样,可是他又说不上来。Thomas正翘着一头乱发从冰箱里拿了两瓶水顺便朝他扔了一瓶过来,Dylan愣愣地看着那人扒拉着乱毛表情有些奇怪地点了支烟,抽了几口却又心烦地递给了他。


“今天约了几个以前的老朋友去赛车场,一起去吧。”Thomas声音沙哑的说着,眼睛也有些肿。


Dylan惊讶地看着他,慢慢的又转化成惊喜,特别想抱住眼前的人狠狠亲两口,如果对方没有略嫌弃地推开他的话。




Dylan不知道Thomas为什么会突然决定改变,就像他也不知道Thomas今天早早就起床处理了那些剩余的酒。激情褪去后的每天其实都再普通不过,比起用棱角去吸引对方,现在的他们更愿意用柔软去包容彼此。Dylan没有去问原因,他想他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爱Thomas,Thomas也爱他。














【18岁】


(Both have the strength and both the length thereof.)




Dylan十八岁的时候还会在圣诞节看真爱至上。


妈妈经常在一旁说里面的小男孩长得真漂亮,每当那时Dylan总会无奈地耸耸肩告诉妈妈那已经是六年前的电影了,然后自言自语地嘀咕一句说不定现在已经十五岁了呢。


后来当他第一次见到Thomas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虽然这些话题Dylan并不想再提。


那时候的他不知道自己以为才十五岁的小男孩其实比他还要大一岁,命运从来不向任何人预告,就像那时候的他同样不会知道一向喜欢漂亮女孩的自己会喜欢上那个叫Thomas的男孩。




Thomas向他借火的时候Dylan还处在懵的状态,这只是一个他朋友的朋友的聚会,他没想过会看到电影里看到的人,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大了。


Dylan觉得自己简直是对Thomas一见钟情,就像自己天生没有理由的爱英伦腔,不过那时他不认为那是爱情,他喜欢女孩,他有女朋友,他只是看到Thomas的第一眼就觉得他们应该认识,他们应该是朋友才对。但Thomas不这么认为,他只觉得这家伙不太会看眼色,滔滔不绝地拉着自己聊了二十多分钟,事实上他二十多分钟前就已经很想上厕所了。




等好不容易解决完生理问题的时候,Thomas不解的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习惯性的是那副蹙着眉头excuse me的表情。


该死,他为什么要和那个人进行二十分钟毫无意义的对话?


Thomas后来在朋友那里陆陆续续又见过他几次,那个人好像很喜欢镜头,天生喜欢表演,Thomas刚开始觉得这人有点烦,久而久之又莫名其妙能被他逗笑。说实话他能感觉到Dylan对他有种莫名的热情,他天性冷淡,不太懂自己有什么能够让那个人耗费自己的热情靠近自己,他是有锋芒的,只是不轻易展露。




周围的年轻人做什么的都有,他们用药物放纵,或是和女孩旁若无人的接吻,又或是在人群里跳得像个疯子。Thomas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人端着酒朝他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他有些意外,他跟这人见面也不过寥寥几次,虽然认识但也再无更多交集,更何况往日最闹腾的人今天却安静得有些诡异。


“她跟我分手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男孩的鼻尖很翘,从侧面看上去有些委屈。


“她说我不爱她。”


Thomas知道这家伙干嘛心情不好了,但很可惜他找错了对象,自己可绝对是说不出一句安慰话的人,不过Thomas有别的方法,他可以陪对方喝酒,什么也不说,也不知道是为了对方还是单纯的满足自己的私心。


“那你说……什么是爱啊?”


红着脸的男孩还喋喋不休的,懒懒地往他身上凑,灼热的呼吸突然靠得很近,Thomas没后退,眼里有笑意地看着他,无论是对方稚嫩的眼神还是自言自语的话都让他觉得好笑,并且有点幼稚,直到嘴唇被突然凑上来的男孩笨拙地堵住。


Thomas想这家伙百分之九十是喝大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余光里并没有人在乎他们两个人正在做的事,他没有迎合,但也没退开,事后Thomas给自己的理由是:或许因为对方的吻技意外的好。


Thomas没有喝醉,Dylan也没有,他只是在那一刻突然很想吻他,并且不止一次这样做。




青春期的男孩大多把爱情这两个字咬得很重,却又比谁都看轻。他们每次碰面的时候都还是和往常一样,不亲密也不疏远,当然,这个说法必须得排开一些事情。比如他们会无意间触碰到对方覆在酒杯上的手,洗手间情难自控的接吻和抚摸。


他们也不从说爱,他们知道那不是。盛夏里来自完全相反的两个人荷尔蒙的天生吸引力和那些年轻男孩们都无法抵抗的情欲。


事实上他们只有那一个夏天,Dylan很快就要回去。


不谈爱的人也不需要谈分别。


Thomas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要告别,这让他感到生气,他只是玩了一个夏天的游戏而已,那根本不代表什么,如果他知道后来还会和Dylan遇见甚至一起合作的话他从一开始就压根不会搭理那个来自纽约失恋了会哭泣的小孩子。


Thomas不懂,为什么明明先来招惹的是那个人,可最后放不下的,会是自己。




Dylan十八岁生日的那天Thomas当着他的面踢翻了一个垃圾桶,他看见了那个少年的锋芒毕露。


他没有追上去。














【48岁】


(Both of us,of the love which makes us one.)




Dylan最近总是觉少,天微微亮的时候他仿佛就能隔着眼皮感受到被窗帘阻挡的朦胧光亮。身边的人还在熟睡,他有些无聊地拿手指绞着对方的头发,然后,他看到了一根白发。Dylan考虑着要不要拔下来等Thomas醒来后跟他开个玩笑,毕竟上次Thomas发现他有了这玩意儿后当场就骂了一句脏话。Dylan脑补了很多种后果,最后还是偷偷拔了下来轻轻地吻了吻那人的头发。




Thomas是被吵醒的,事实上自从他戒烟以后就格外的嗜睡。每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他都会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或许还会睡上一个午觉。


“你在找什么?”Thomas站在书房边,看着那个翻箱倒柜的人。


“怎么……找到了!”Dylan转过头,神情像年轻时那样张扬孩子气,他炫耀地打开了手,而Thomas则是一脸不解地盯着那一串看不出年份的钥匙扣。


Dylan挑起了眉头,“我初恋给我的。”


Thomas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出去,有些困意地打了个哈欠。


院子里的阳光很好,Thomas撩了撩头发,抬头看着太阳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Dylan恶作剧般得大叫了一声,只可惜并没有成功吓到已经对此习以为常的人。


得不到关注的男人从身后不满地环住对方的腰,亲了亲他的肩膀,Thomas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没有回头,“什么时候可以刮刮胡子了?”


Dylan听到这话后立刻笑了出来,哦,他差点忘了,Thomas·Sangster先生最无法接受自己形象邋遢了,包括他的爱人。他扳过那人的下巴索吻,Thomas无奈地回应着,手指像呼噜小狗一样蹭着他有些毛茸茸的胡茬。




Dylan后来还是把胡子刮了,他不想自己看上去比Thomas大太多,他突然怕这些东西,这种心情就像他突然看到了Thomas的白发。




另一位当事人却对此毫不知情,他只是感觉到Dylan有点奇怪,虽然打从他们一认识他就知道那个人好像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但是最近的行为也是在太过反常,反常到有些诡异。比如……现在?




“你要把家里全部重新刷一遍?”Thomas惊讶得看着他。


“Yes!蓝色的怎么样?如果你想选粉色的话我也可以考虑考虑,只要你能说服我。”Dylan眨了眨眼睛,看样子有一种大干一场的架势,这让Thomas更加惊恐了。


“No!我什么颜色也不想要,你最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上去…看上去很奇怪!”


“比如?”


“你穿了迷彩裤!”


“因为那是新的,只穿过一次!”


“你还穿了帆布鞋!”


“谁规定四十多岁的的男人不能穿帆布鞋!”


“我没有提年纪这件事,这关年纪什么事?该死,我的意思是你从五年前开始就没有这么穿过了!”


Thomas不可思议地看着他,Dylan好像很生气,鼓着眼睛,脸涨得发红,似乎想说什么又压抑着,最后他踢掉了鞋子故意大声地甩上门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他们很久不这么吵架了,Thomas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竟然气笑了。




晚饭的时候Thomas敲了敲房门,没有人回应,他还是对下午莫名其妙就发生的事感到好笑,也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


Thomas忍着笑,尽量让自己声音别发抖,“不饿的话我就先吃了,到时候你自己热一下吧。”




一分钟后,门开了。




Dylan眼巴巴地看着他,Thomas懒懒地笑了一下,“过来,给我抱一下。”


他摸摸对方的头宠溺地揉了揉,Dylan有些委屈地埋在他颈间,一言不发的,有些可怜。


“我只是害怕变老。”Dylan闷闷地开口。


“嗯。”Thomas想他能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也突然明白了这些天对方的反常是因为什么,不是兴奋,而是不安。


“你也害怕,不是吗?”Dylan抬头看他。


Thomas很轻的笑了一下,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我从不害怕这件事。”他说完后,Dylan的眼里有些诧异,“为什么?”


“自然变老是每个人都会发生的事,这很好不是吗?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这么久,还没有分开。”


“我们不会分开!”Dylan打断他。


Thomas忍俊不禁地看着他,“或许你可以这么想,你老了十岁,我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又回到原点。”


“我知道……”Dylan有些泄气。


“Dylan?”


“嗯。”


“有些话我不喜欢说,但你应该知道。”


“什么?”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因为我知道你也是。”


Dylan不知道不说情话的人说起来是不是都能一招致命,他觉得此刻很心动,而他只能看着他。




“一起变成老爷爷吧。”




Thomas亲吻爱人的鼻尖。


他的爱人还是个孩子,而他们还有漫长的一生。














【28岁】


(He was my North,my South,my East and West.)




Dylan总觉得Thomas早就做好了再也不和他见面的打算,那个人行李箱也没有提就孤身从伦敦飞到了他的家里,那时他们合作的最后一部电影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


“我只是想度个假而已。”Thomas这么告诉自己他前来的理由。


Dylan不想拆穿他,那个人看着冷淡寡言,却又比谁都情深意重,甚至Dylan自己也很害怕,他知道这个所谓的假期意味着什么,可他们还是选择什么也不说。




“Nice~”Thomas眯起眼睛,严肃时候的他看上去总是有些锋利,像一把出鞘的剑。三球进洞,那双眼里的凌厉消散下去变成了两汪带着春意的清水。


有人从身后走了过来,夺过Thomas手里的烟吸了一口转头吻了过去,满室的烟雾缭绕,Dylan也分不清那一缕是他和Thomas唇间溢出的。




那个人说自己会待十天。十天,就像一个倒计时,好像当指针指向最后一秒的时候一切都会消失,所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些急躁,随时随地的接吻,疯狂又频繁的性爱,他们仿佛在抓住一切时间用体温去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很多时候Thomas都表现得很暴躁,会伤了他也会伤到自己。但大多数时候他又是沉默而温柔的。


Thomas大多数和他待在乐队或是打台球,晚上的时候会去最热闹的酒吧喝酒,那个人一直爱酒,Dylan爱他喝酒的样子,也爱他含着酒味的吻。




“你看过真爱至上?”一场欢爱过后Thomas的声音有些沙哑。


“拜托,我想几乎所有美国公民都看过。”Dylan看着点烟的人低头的眉眼想伸出手触碰一下,“不过我认识你之后就不看了。”


“为什么。”Thomas抬头看他。


Dylan拿走他手里的烟,他总是下意识这样,抽他抽过的烟,喝他喝过的酒。他撇了撇嘴,“可能是因为我再也无法单纯地直视电影里的那个小男孩了?”


Thomas笑骂了一声,Dylan也开始笑,他们交换了一个烟草味的吻,不带任何情欲的色彩,这让Dylan想起十八岁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如胶似漆,一天过得像一生一样长。


就这样吧,还剩下两天,他们就像恋人一样平静又甜蜜地度过,然后各奔东西。Dylan一直觉得Thomas很潇洒也很酷,连离别也做得这么浪漫和狠心。




Dylan发誓在家里遇见前女友百分百是个意外,他绝对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男人,他甚至在Thomas愤怒到一言不发的时候还像个傻子一样愣了好久。


“滚开!”Thomas瞪着他几乎要失控。


Dylan抓住他的手腕试图让他平静下来,“你至少该听我解释……”


“Fuck you!”Thomas甩开他的手,Dylan皱起了眉头,他们最激烈的争吵都没有这样伤害过对方。


“那你呢?你凭什么这样跟我生气?”Dylan看着他眼神有些冷,Thomas愣了一下,眼神里有片刻的受伤划过却立刻变得锋利起来。


“告别假期?分手假期?倒计时?觉得我破坏了你准备好的这些,我猜猜,或许Thomas·Sangster还有一定程度的感情洁癖,你没想过跟我在一起不是吗,那么你现在为什么跟我生气?”


“那是因为你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和我在一起!”


Thomas几乎气得发抖,Dylan能感觉到,即使这个人此刻像浑身炸开了刺,但他就是感觉到了,他第一次知道自己还能用这样冰冷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即使他刚说完就开始后悔不已。


“Thomas……”Dylan想拉他的手。


“Fuck off!跟你的前女友复合吧!”


Thomas凶狠地推开他,连门也没有关上。




他像是哭了,Dylan不是很确定,因为他从没见过那个人服软的样子。他就是哭了,Dylan重复了一遍。


楼道里有一种沉闷的窒息感,有淡淡的烟味和一些其他东西混合在一起的奇怪味道。


Dylan想到了十八岁的某一天晚上,空气也是这样压抑的黏腻,那个人也是这样,锋利的像一道难以接近的光芒,不让他靠近,他突然读懂了那个人的潇洒,刚才难听的话,以及所有的愤怒。


Thomas一点也不酷。Dylan想,那个人才是一点都不懂爱又小心翼翼想要留住爱的孩子。


真是奇怪,每个人与生俱来学不会如何去爱,却偏偏懂得如何伤害。




该死,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彼此?




Dylan望着漆黑空荡的楼道,十八岁的那天晚上他没追出去,这一次,他拼命地往前跑,向他的十八岁飞奔过去。














番外一·I love you·I hate you




1.Thomas喜欢Dylan有弧度的嘴角。


2.Dylan爱Thomas在阳光下的金发。


3.Thomas讨厌Dylan留胡子。


4.Dylan讨厌Thomas剪短发。


5.Thomas喜欢骑车。


6.Dylan喜欢游泳。


7.Thomas讨厌洗碗。


8.Dylan也讨厌洗碗。


9.Thomas喜欢看电影。


10.Dylan喜欢追电视剧。


11.Thomas讨厌喝咖啡。


12.Dylan讨厌泡茶。


13.Thomas喜欢Dylan的笑。


14.Dylan喜欢Thomas因为他而笑。


15.Thomas讨厌Dylan故意用胡茬蹭他下巴。


16.Dylan讨厌每次蹭Thomas的时候对方都躲开他。


17.Thomas喜欢晴天。


18.Dylan讨厌下雨。


19.Thomas爱Dylan。


20.Dylan同意


20.Dylan也爱Thomas。








番外二·不负责任脑洞·BUG




【8岁】


(Just one smile from you,would make my world bright.)




1998年的美国迪斯尼。




人潮拥挤的游乐园长椅上坐着一个闷闷不乐的小男孩,另一个小男孩走近他坐在了长椅的另一边。


“我叫小迪,你叫什么名字?”


“……”


“你找不到妈妈了吗?”小迪好奇的问,却看到小男孩瞪起亮晶晶的眼睛,慢慢瘪起嘴,快要哭出来。


“哇!你别哭你别哭!你不许哭!”小迪慌得跳下来凑到男孩面前伸手笨拙地帮他擦眼泪。


“我没哭!”男孩瞪着发红的眼睛看他。


小迪有些失落,他只是想跟他说说话呀,妈妈不是说买冰激凌去了吗,怎么还没有回来。


“我没有笑你……我妈妈肯定也不要我了……”小迪耷拉着脑洞,吸了吸鼻子,“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不准哭!”小男孩急得跺脚却再说不出别的柔软的话。




“送给你。”


小迪抬头,男孩扭扭捏捏地递过来一个钥匙扣,上面是米奇的卡通头像。


“小桑!”


不远处有个女人在喊小男孩的名字。


“妈妈说会掉眼泪的男孩子一点都不勇敢!”男孩朝小迪做了个鬼脸后转身跑向了自己的妈妈。




小迪看着手里的钥匙扣,嘴巴委屈地瘪着,“哇”地一下哭得更大声了。




 




番外三·Happy Ending






Dylan:“你知道当有人对你说I love you的时候你怎么回答才能赢吗?”


Thomas:“I love you too?”


Dylan:“是I love you……more.”





一个新文偷跑,一段骚话。
准备写“两个人在星空下露营看流星”这种恶俗剧情。
下下个星期高考,希望能在这星期内赶紧填完。

记梗

看完碳变之后好想写个Newtmas的碳变AU。

Good Time 好时光

一个半夜鸡血产物,小甜饼,强行HE
预警:OOC,小学生文笔,私设Newt和Thomas已经确定关系,基本为Newt中心,Newt/ Thomas无差

Brenda在飙车。
准确来说,是和Minho一起飙摩托车。
“左拐!下三个路口继续左转!”“绕开!前面正在交火!从人行道过去!”Minho坐在她身后大吼大叫,“我听得见!不用在我耳边吼!”Brenda自己也大吼着说话,风抽得她的皮肤生疼。
直到远远看见那两个缠斗在一起的身影,Brenda才敢刹车减速好让Minho下车,车还没停稳,Minho就已经向Newt冲过去,此时Thomas被死死地压在地上,他能看见的只有发狂的Newt,他拼命用手抵住Newt的胸口避免自己的脸被撕碎,

“Newt!Calm down!”Newt还没来得及反应,颈后传来一阵锐痛,他愤怒地转过头嘶吼,却突然浑身抽搐起来,仿佛岩浆灌入了他的血管,烈火在皮肤下燃烧,他感觉痛,痛,痛,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了他的全身。在剧痛之下Newt松开了掐着Thomas的手。
他被一片黑暗吞没。

还在林地的时候,Newt发现自己很爱吃糖,但糖在这里非常稀有,更别提每个月还会送新手上来消耗粮食。逃出迷宫后他才真正享受了一段时间糖果——归功于Thomas常常跑到厨房给他们偷来零食当夜宵。夜宵。糖果。他记下这两个词,那时候他的记忆渐渐开始模糊了,青黑色的血管从手腕蔓延至上臂。他有预感这样的好日子不会太长,因为他隐约记得有人曾对他说过,也许是进入迷宫前他原本的家人,每个人一生中的好时光是有限的,太早用完就没有啦。可是那天Thomas听完了他的担忧,只是笑着跟他说他想太多了,“听着,Newt,如果你的好时光用完了,我就把我的分给你,这样我们都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Thomas揉了揉Newt的金毛,“现在,来看看我刚给你偷了什么好东西!”他松开拳头,掌心里躺着几颗糖果。

“两天了,他怎么还没醒”
“他才退了烧,还没意识呢”
“他总会醒过来的吧,难道他不会饿吗?”
“再等等吧。他会没事的。”

Newt感觉身边有风吹过,有淡淡的咸腥味,还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

我死了吗?他想。
他尝试移动手指,接着睁开了眼睛。
Minho率先发现了Newt的苏醒,然后所有人都挤进来看他,
“Thomas在哪?”Newt艰难地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他的喉咙发干,肚里空空,心里开始发慌,
“我杀了他吗?”
“不不不,”Frypan赶紧解释说,“他现在在岛东边干活呢,他立刻就会来的,别担心——或许你该继续躺着,伙计。”

Newt被扶着坐起来,慢慢地从七嘴八舌里了解到了事情的本末。Minho取了解药返回途中,Brenda在路边捡了辆摩托,让他们及时到达给自己打上血清,然后Thomas去找Teresa质问她关于解药的事,最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Thomas肚子上多了个血洞,Teresa死前用尽全力把Thomas扔上来救他们的飞机,然后就随着WCKD被埋在瓦砾之下六十英尺。
Minho的血清其实只能延缓病毒的发作,Teresa没有说谎。来到避风港之后他又一次近乎发狂,多亏了Brenda随手抓起从Thomas身上取出来的随身物品里的血清给他扎了一针,血管里的黑色很快消失不见了,但之后他便开始发烧,昏睡,直到今天才醒过来。他茫然地回忆,尝试捕捉其中的零星碎片。

在被隔离观察了大半个月后,Newt恢复了自由。

今天晚上会有烟花活动,纪念那些为营救出力的人们,然而活动开始前Thomas不见了。Newt在纪念碑前找到了他。
“我很抱歉,关于Teresa的事。”Newt在Thomas身边坐下,他手里还拿着未点燃的烟花,他们并肩靠在一块岩石上,好像回到了林地的时光
“她选择了自己的路,”Thomas看着循环往复的潮汐,海鸟在夕阳中盘旋鸣叫,
“我对此无能为力。”他们陷入了沉默。
“我看了你给我的信了,很感人”Thomas突然说,“那…..那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快死了,你知道的,我当时脑子不太清晰….”Newt结结巴巴地说,“既然我没死,你还是还给我吧…”
“不,我要留着,”
“好吧,伙计,随便你”Newt叹了口气,
“不,我说真的,”Thomas看着Newt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会永远跟随你,无论到哪。”
“你知道吗,Tommy,我…”Newt正打算回应点什么,这时候海湾上空爆开一朵金色的烟花,接着是红色的,绿色的,将暗蓝的天空映得发亮,烟火活动开始了,他发现一切事情都不能也不必被说出来,言语在此时此刻只会让感情变得苍白。
于是他转过去,在烟火下和Thomas分享了一个黏糊糊的亲吻。
他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他的快乐结局了。尽管糖果会吃完,太阳有一天会熄灭,他们都会老去死去,但他从此不必再为失去的好时光而害怕。
他和Tommy还有余生的好时光用以肆意挥霍。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

一口甜汤啊(˶‾᷄ ⁻̫ ‾᷅˵)一本满足

【wondersteve】肋骨(极短一发完)

一川含黛:

就是一个关于亚当肋骨的讨论(๑• . •๑)
真的超级短
——————————
“耶和华神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就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那人说,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可以称之为女人……”
女人丰满的唇清晰地吐出书上的字句,一词一顿的,认真极了。史蒂夫撑着脸看着这个不谙世事的女神捧着一本圣经,像是孩子捧着故事书一样的欢喜,忍不住低低地笑了出声。
“史蒂夫。”
黛安娜听见笑,抬头看着史蒂夫,满脸赞叹地将书向他那儿推过去一些。
“这可真是神奇。”她将头发撩到耳后,圆睁的眼里满是好奇,“我是说,它同我所知的故事并不一样。”
“我的母亲告诉我,是普罗米修斯创造了人类。以诸神为原型,用圣水和泥塑出的。”
“但这本书里写着,男人是由你们的神用泥做出来的;但女人,却是男人的一根肋骨。”
“这很奇怪。”
史蒂夫看着黛安娜不自觉鼓起来的脸颊,失笑,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我们所信仰的神明有所不同,所以起源难免有所差距……”
“我说的不是这个。”黛安娜摇摇头,当她再一次看向史蒂夫时,蓝眼睛里像是盛满了整片爱琴海的波光,“女人,一根肋骨,她属于她的男人,可那个男人不属于她。我是说,这太不公平了不是么?”
“黛安娜,你说得对。”
史蒂夫喃喃道,他对着那双眼,简直要溺死在那片海洋。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她爱我……”
“怎样?”
黛安娜追问着凑上来,她的眼睛,史蒂夫爱死了这双清澈而不掩饰爱意的眼睛。男人低下头,亲吻这深爱着他的女人的脸颊。
“……而我又这么爱她,我想我们一定互为肋骨。”


来自天堂岛的黛安娜,亚马逊的女战士,神奇女侠。
为了正义,为了人类,她一生都在战斗。
她受过伤,这是肯定的,战斗永远伴随着伤痛甚至是死亡的阴影。她受过的伤,有大有小,但从来没有哪一次会痛苦得超过那一天。
那一天,她失去了自己的肋骨。
她有一个人偶,不足寸,小小的一个,她随身带着,里面是她某一次重伤后从腹腔里取出的一截断骨。
一块肋骨。
她用泥将这块断骨包起来,塑成人偶,起名“史蒂夫”。
她终其一生带着这个人偶。
因为她不是耶和华。
她造不出属于自己的亚当。

<无踪无迹>Jonathan/Clary

刚刚看完17集突然觉得骨科好萌。。。。。
即兴写的小短文,文笔渣。骨科向,Jonathan单箭头Clary,不喜勿喷,注意避雷

o

你的妹妹站在那里,笑容被笼罩在一片阳光里。
噢,那是Clary在和Lightwood家的女孩在说话,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有趣的故事,Clary咯咯地笑起来,她柔软的卷发随之抖动,让你想起从前在森林里见过的活泼温顺的小鹿。
这时她忽然转头看了你一眼,对你露出一个快活的笑容。你一下子愣住了,直到Clary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嘿!Sebastian!站在这儿干嘛呢!早饭快结束了!再不去就没有吃的了!”你别无他法,只能跟着她一起去往餐厅。一路上她叨叨絮絮着各种好玩或者不好玩的事情,你看着她翕动的红润嘴唇,突然很想尝尝那是什么味道的。
然而下一秒你就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Clary是你的妹妹,你那卑微而丑陋的生命中第一件可能也是唯一一件美好的事情,她如此温暖,善良,纯洁,明亮,你怎么敢,对你唯一的妹妹有这种龌龊的邪念呢?她从你到学院开始一直照顾你,引导你,帮你抵挡别人的怀疑,在她身边让你第一次感觉像是回到了家,尽管你并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家的感觉。
那天晚上你做了个梦,梦见Clary和你都变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普通人,你有帅气的外表,你保证会永远保护她,她许下诺言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可是醒来之后你发现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你仍旧是个披着别人外表的丑陋恶魔。不过没关系,你在心里暗暗许愿,无论是以韦尔拉克家的男孩的身份,还是被诅咒的恶魔之子,你会不惜一切保护Clary,没有人能碰她,没有人能让她伤心落泪。
可你分明感觉到一滴水珠从你的眼睛里流了出来,然后又落入深色的被单中,寂静孤独,无迹可寻。

观后碎碎念

可能和电影内容有点出入。
语言比较混乱,请见谅
看完银护2之后,大家都在刷勇度爸爸刷姐妹cp,但我突然想起了Peter的妈妈。Meredith Quill这一辈子本来可以过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像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组建一个普通的家庭,当贤妻良母,或者追求自己的梦想,干什么都可以。
可是她没有,她遇见了一个外星人,把心给了他。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外星人,甚至和他有了孩子。这个女人毫无怨言地独自抚养儿子,当她因化疗掉光了头发,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直到死都相信她爱的那个男人会像天使一样,散发着漫天光芒回到她的身边。
这个男人杀了她,可她大约还不知道。
Meredith应该是个多么单纯善良的人啊,一直相信世界是美好的,让家里人别担心自己,最后叮嘱Peter要当个好孩子。
记得电影开始的时候,那是Meredith Quill年轻的时候,当她还青春无敌光彩照人的时候,对那个穿红色夹克的男人一往情深,她以为这一切都将永恒。可三十四年之后,这个男人在宇宙的另一端要毁灭整个世界,还要杀了他们的儿子。
Peter拒绝帮Ego毁灭宇宙的时候,Ego说那是他人类的一面在作祟,大约在他看来,像家庭,爱,责任这种东西什么都不是。他说他爱Peter的妈妈时,我就怀疑过,他真的懂什么是爱吗?Peter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宝贵的能量来源罢了。
Meredith Quill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女人,她不懂什么凛然大义,但她用尽毕生全力,去爱她爱的人。